标签归档:中国

享受一周无墙的生活

写这篇博客的时候,我没有使用任何翻墙工具,因为我现在身处华盛顿。

要在这边参加中国互联网研究年会,所以会呆上一个星期。

对我个人来说,最重要的是,明天我会见到一个我20年没见的亲人,一个对我生活和思想影响很大的亲人。

没有墙的生活真的不错,在中国,我从来没有流畅地使用过Twitter 的Web 版。

可以再扔一颗坏蔬菜

//farm4.staticflickr.com/3509/5737377946_8b7ea448ef_o.png

GFW之父,方滨兴校长在武汉大学演讲时被人扔鸡蛋和鞋子,让很多人都有大快人心之感。

随即,新浪微博将“方滨兴”列为敏感词,任何人都无法在新浪微博搜索到“方滨兴”。

或许这是方校长的目的,“这下子你们不能再骂我吧!”

一年多之前,我在可能吧做了一个翻墙调查,其中有一个人说她就是五毛党,她说自己是为了钱,但良心尚在。

虽然五毛党让人感到讨厌,但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做的是错的,知道自己仅仅是出卖劳动力,那在大量的罪恶负分前面,还可以给他们加一点正分。

而方滨兴,他不但出卖自己的劳动力,不但出卖自己的智慧,还出卖了自己的灵魂。他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了对互联网审查的支持,并试图通过偷换概念来让“不透明审查制度”看起来是合法。

我从来没有反对过审查制度,我反对的是不透明的审查制度。反对的是少数人制定的、不透明的、维护统治阶级的审查制度。

而如果有人对这样的审查制度表示赞同,毫无疑问我会反对他。

这个人,就是方滨兴。

有人说,对方滨兴扔鞋是没有用的,错的不是方滨兴,而是更高层,或者说,是制度问题。我在Twitter上用了一个打游戏的比喻:就像打游戏一样,一开始你不能直接打Boss,你必须积累到足够的成就才能打死大Boss。今天砸方滨兴就是一个成就。谁都知道他是一个傀儡,难道当傀儡就不应该被钉在耻辱柱上?

我相信,这仅仅是个开始。如果公民不能用合法的渠道表达意见,难道公民就要闭嘴?不,方法总是有的,鸡蛋总是有的,鞋子总是有的。

但下次,最好别用新鲜的鸡蛋和好的鞋子扔方校长,可以更节约一些,坏掉的蔬菜是不错的选择。

好一朵美丽的敏感词

上一篇博客是1月25日写的,今天是2月21日,也可以算是一篇月经帖了。

昨天,也就是2月20日,发生的中国版“茉莉花革命”让我很震惊,也很开心。震惊是这件事的影响如此之大,开心是看到中国当局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或许很多人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事,这里大概说一说时间线:

1、有匿名人士利用Twitter上的公共树洞帐号(目前该帐号已经清空)发了一条推,说2月20日下午2点中国各大城市会有茉莉花革命,详情会在稍后公布在某网站。(Google快照

2、没有多少人会将这一条不到140字的微博当真,然而,心虚的人总是怕有什么事发生。

3、于是,树洞的作者被警察找上门,要求提供服务器日志,希望能揪出是谁利用树洞帐号发的信息。目前树洞的作者已经将帐号保护起来。

4、于是,2月19日,冉云飞、藤彪、蒲飞等异见人士纷纷被喝茶或软禁。

5、于是,2月20日,更多人异见人士被控制出行。国保还威胁要强奸游精佑的妻子。

6、中国当局高度戒备,有消息称军队都配备了实弹。

7、2月19日和20日,大批在当天注册的疑似五毛党的党员纷纷进驻Twitter,并呼吁不要去参与茉莉花革命、茉莉花革命是美国的阴谋、参加茉莉花革命是违法的。目前被我揪到的疑似五毛党党员已经超过50名,我将它们放了在这个list里。

8、2月19日,人人网将“明天”列为敏感词。

9、2月20日,人人网将“今天”列为敏感词。

10、2月20日,下午2点,北京王府井麦当劳前聚集了大量群众,可以肯定的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些人甚至以为是有大明星到来。大批的武警和便衣让途径的民众产生好奇,纷纷拿起收集拍摄、发微博。

11、大批外国记者聚集在王府井的麦当劳前面,等待着什么事情发生。

12、2月20日下午,新浪微博取消了搜索功能,取消了发图功能,取消了转发功能,将“茉莉花革命”列为敏感词。

13、现场有人被警察带走。附现场图片2张:

DSC_1293

DSC_1139

说实话,当树洞发出了游行号召后,我觉得那绝对是一个玩笑。直到现在,我都认为那是一个玩笑。不仅我这么以为,很多人也都这么想。

如果政府的反应不是如此之大,我相信2月20日当天不会有这么多人参与茉莉花行动的。

可惜,有些人心虚到了一定程度,半夜风吹也以为有鬼到来。

饭否重开

被关闭1年4个月后,国内第一个微博服务-饭否,恢复运营了。

我想,此时恢复饭否,应该有以下2个原因:

1、为同一公司的重点产品-美团做一定的整合。实践已经证明,社会化服务能给团购助力。

2、饭否团队想卸掉背上的石头。因为他们想为用户做些什么。

就目前的形势来看,饭否是不可能和新浪微博、腾讯微博等竞争的,我想王兴也没有这个打算。这个时候,饭否只会作为他公司的一个不盈利、不竞争、不关闭、不会有大改进的产品来运营。

我的饭否地址是: http://fanfou.com/jason5ng32 ,似乎目前饭否只能通过邀请注册,如果你不能注册,可以试试这个邀请链接,再不行的话,手机版的邀请链接应该没有问题。

我不知道我的饭否帐号在什么时候会获得像在新浪微博上的待遇(如下图),但愿不会有这一天。但是,这显然不是饭否说了算。

熊猫现形记

从前,有一帮推友在饭桌上聚会。

突然,来了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短发的男青年。他自称是推友,但当推友们问他的ID是什么时,他说自己不记得了。

然后,有人问他什么时候注册Twitter,他说他03年就注册Twitter了。

在饭局结束时,他拿出单反相机,开着闪光灯,几乎拍下了现场所有人的正面照。

事实上,很多推友都是身经百战了,见得多了,不管是上海动物园还是北京动物园的熊猫,很多人都见过了,很多都比黑框眼镜男青年不知道高哪里去了,这些推友和熊猫们都谈笑风生。

实际上,熊猫要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Twitter是06年才开放注册的,识得唔识得阿?

熊猫们有一个好,全国不管什么地方,一出现什么情况,你们跑得比谁都快。但是来来去去都是那一套,先软后硬,玩跟踪玩偷拍。

你啊,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本故事纯属梦里说话,如有雷同,请勿对号入座。

分页: 1 2 3 4 5 ... 11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