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中国

对360与腾讯之战的看法

1、这是狗日的腾讯与流氓的360之间的战争

2、在公关战上,360一直站在上风。腾讯一直前言不搭后语。

3、360之所以在公关战上占上风,是因为它知道用户最关心什么,于是告诉用户什么。同时还给用户爆点茶余饭后的小料:马化腾领取住房补贴、腾讯扼杀创业公司。

4、有人说,QQ的安装协议里有写明会扫描用户的硬盘,是用户自己不了解而已。我想起了人人网之前有一个版本的注册协议里写着,用户在人人网发布的内容归人人网所有。是否用户注册了人人网,这样的协议就合情合理合法地生效?

5、《狗日的腾讯》–> 360 隐私保护器 –> 360扣扣保镖,接下来会是360聊天工具么?我觉得不会。

6、是否需要有关部门来监管?谁来监管?很多人很自然地想到了工信部。你开玩笑吧,那个推绿坝的工信部?

7、珊瑚虫QQ与扣扣保镖有所区别,区别在于后者是用户选择要做什么。

8、电脑是用户自己的地盘,无论是聊天工具,还是打着保护用户隐私的软件,都不能在这个地盘上乱来。

9、QQ和360一样,表面上是皮鞋,实际上可能是吹风机。

10、看完了网易、新浪、搜狐、腾讯各个科技频道关于360 vs QQ的专题。最有特点的当然时腾讯科技的,几乎全是360的负面新闻。没错,腾讯科技是属于腾讯的,但它同时也是媒体。媒体部门不独立运营的结果是,老大哥叫你做什么,你就必须做什么。新闻公正性?那只是个笑话。

11、这是版署大战文化部后,国内最好玩的互联网新闻。

12、不管最后谁赢谁输,这场战争都用户来说是好的。因为用户会更关心自己的隐私。

抗日保险业务

虽说在中国,你很难会有游行的机会。但是,在某些极端的情况下,官方会默许一些反日、反美、反法之类的游行,总之,不是反对我党的统治、不是反对一党独裁、不是反对社会主义制度,总之,把矛盾对准到国外、不损害官僚们的利益、不会让外媒有炒作的题材,游行都会被默许的。虽然官方表面会反对这些游行。

10月16日下午,成都一女孩遭遇了一件让她十分气愤的事,当她穿着一套汉服(曲裾)在春熙路附近的德克士就餐时,突遇一群大学生围攻,威逼下她不得不在公共场所脱下汉服,最后靠朋友借来的衣服才得以离开现场。

在反日游行过程中,有些人对日本进口电器店进行恶意破坏:

继续阅读抗日保险业务

不要用中国手机号来找回Gmail密码

Google帐户密码找回功能里,有一项是使用手机短信来找回。目前已经支持中国的手机号。但是,我强烈不建议任何中国用户使用手机短信找回Gmail密码的功能,因为这会为政府盗取你的Gmail帐号提供了非常方便的途径。

你知道,在中国,政府要截留和查看你的短信是多么容易的事。当他们知道了你的手机号和Google帐户的关系时,主动去申请修改密码,你就等着被盗吧。

如果你很想使用短信来找回Google帐户的密码,可以这样做,申请一个没有人知道的新的Google帐户并注册Google Voice,在你的主帐户找回密码选项里填入第二帐户的Google Voice手机号。你的第二帐户必须保密。切记,不要使用中国的手机号码。

一年一次被哀悼

8月14日早上,国务院紧急发布了命令,15日,也就是今天,要停止一切娱乐活动,全国一起哀悼舟曲死去的百姓。

每年总有一次集体哀悼,今年例外,有两次。以后或许有更多。

第一次哀悼是汶川地震之后,在秘鲁和孟加拉国决定要为中国汶川地震死难者降半旗致哀后,中国政府认为自己不作出一些行动可能会受到外界的指责:你看别的国家都为你们国家哀悼,你们却看着死者逝去什么都不做?

于是第一次全国哀悼就开始了,当天,所有的娱乐活动被停止,电视像中病毒一样只播放一个频道--CCTV1,电脑显卡也像是中了魔咒--很多网页变成了黑白。

继续阅读一年一次被哀悼

流氓不是燕

福建网民案被诬陷的网友之一游精佑理论上应该在7月4日出狱,但他却在接近7月5日0时才被放出来,监狱的说法是,“电脑坏了,高手在0时才修好。”

与此同时,游精佑所在的住宅今天整天都停电了。

一帮网友本打算在福州迎接游精佑出狱,但不管他们到达什么饭馆,饭馆的负责人都表示没有材料、厨师不在、不能接待。

有一帮人一直跟着这帮网友,情深如手足,形影不离。

警察以查毒为理由,不让在旅馆的网友出门,也不让他们进食。

律师的相机被摔坏,没有赔偿。

在北京,也有网友组织饭局,也有一帮人陪着网友吃饭,情深如手足,形影不离。

网友聚会的现场被放置了信号屏蔽器,手机全部丢失信号。

流氓燕不流氓,流氓的不是燕。

喝了什么茶?

有很多人想知道我为什么被邀请喝茶,以及可能吧接下来的命运如何。

因为我喝茶回来后什么都没有说,于是就有些人产生了无谓的猜测。当然,这是我不对,我要制止不必要的谣言。

事实上所谓的“喝茶”不一定有茶喝的,甚至连水都没有。

6月3日,警察来我家敲门,但当天我刚好不在家,他们扑空了,他们试图动我女朋友的电脑希望找到点什么,但被我女朋友制止了。

6月4日,我回到北京,下午吃饭后主动打电话给熊猫,问他有什么事,对方说想找我核实一点情况。

于是我晚上9点左右去了星巴克,并打电话让熊猫过来星巴克找我谈。但显然熊猫是不愿意那些公开的秘密被其他人知道,于是他派了3名警察到星巴克门口,打电话让我出去,并让我坐上警车。

随我而行的,还有我的笔记本。

到了派出所,他们让我在一个有交换设备的房间等候,一个身形肥胖的女警官过来问我,

继续阅读喝了什么茶?

分页: << 1 2 3 4 5 ... 11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