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网事如烟

对“与G共舞”博主博品的质疑

昨晚有人email告诉我,与G共舞转载了我这篇文章,我看了一下,感到很震惊,标题是“读者来信:利用Google地图驾车环游世界”,在文章中还有一句“与G共舞读者可能吧与我们分享了利用Google地图,想赛车一样周游世界的方法。”

为什么震惊?

1、我没有给过与G共舞博主任何“来信”。

2、也没有公开过我是“与G共舞”的读者。

凭这两点,我对与“与G共舞”博主的博品表示深深的质疑。

“与G共舞”博主要虚构我给他朝拜,他要将自己放到高处,让可能吧这些小博客给他“来信”吗?如果要将自己置于高处,“与G共舞”博主大可以虚构一个读者,阿狗阿猪abcdefg都可以,但如果“与G共舞”博主要将这个“读者”写成是我,对不起,我很生气。

与G共舞的博主和我认识了有半年,虽然聊得不多,还至少没有冲突。作为一个认识了半年的朋友,我很惊讶他是如何可以将我放到这样的位置。而且,我尽力不在博客中批评其他博客,但这次,我真的很生气。

我不怕被人骂,但我讨厌被人误会。做过的事,不管多龌龊,我都会承认;没做过的,哪怕是有巨大的利益,我不会说做过。

我第一时间留言叫“与G共舞”博主更改文章内容,他没有改。

这篇文章放在阿禅日记而不是可能吧是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如果“与G共舞”博主依然不对文章表述进行修改,这篇文章将发布到可能吧上。我知道我的影响力很小,但至少我有公开表达愤怒的权利。

当你迷上了Google

当你迷上Google后你会怎样?

1、有人问你:“最近怎么样了?”,你会回答:“手气不错。”

2、去图书馆找书,图书管理员找超过了1/10秒,你感到不耐烦。

3、和别人谈话时,只捕捉关键词。并尝试做优化。

4、没有了电脑,你像个白痴一样。

有人说,用Google的人比用百度的更了解互联网,能力更强一些。这似乎是对百度使用者的不尊重,但我相信这一点。

CPH发来的停机维护通知

今晚(即5月29号临晨)21点将关闭服务器全部服务,进行奥运前维护的前期准备。奥运期间(6月开始到奥运结束)机房严格管理,进入都成问题,所以我们必须赶在这几天完成老机器的重新整顿工作。

此次维护后还有一次长时间的停机维护时间,大概在后天或者大后天的临晨进行。

大家多多谅解。

CPH

互联网的开放性让一些官僚组织害怕了

从一出生我们就知道,在China我们拥有的自由度是很小的。

自从互联网开始普及,人们发现了一个相对很自由的环境,在互联网上,他们更敢于说话,更敢于表达自己的意见。不得不说,这是一次伟大的、历史性的飞跃。

然而,互联网的开放性让一些官僚组织害怕了,他们惧怕网民。

由于互联网的自由性,他们害怕自己的不光明、不光彩一面被揭露;

由于互联网的开放性,他们害怕网民的舆论不能在他们的控制范围之内;

由于互联网的平等性,他们害怕他们的“莫须有”权力不能得以实施。

正如陕西绥德宣传部长说,“以前没有网络的时候多好啊,想让他们怎么说就怎么说。”

然而,虽然互联网具有开放性、自由性和平等性,但目前China互联网的开放性还有待加强,主流舆论还处在受控制、受引导的局面,非主流舆论还在受打压。一刀切的思想一直存在于政策当中。可能吧曾经被和谐两次就是最好的证明。

很久没骂人,百度让我重新开火

百度今天推出的“企业爱心榜”着实让我很吃惊和失望。四个字,哗众取宠。

没错,很多企业将这次赈灾当作是一种宣传和展示的机会。

但有些事不能做得太明显,比如百度在榜单上独享了“截止目前已捐”这6个字。

百度的“截至目前已捐”

另一方面,我坚决不支持以捐款数来衡量人品或企业是社会责任感。这是没有意义的。

百度的这以行为让我感到非常不舒服。

可能吧的Page Rank终于恢复正常了

大概大半个月之前,可能吧的首页Page Rank被降到2,其它页面全部清空。

然后在上一次PR更新的时候,首页升到3,其它页面还是0。

可能吧的Page Rank之所以被降低,不是由于反向链接的减少,而是被Google惩罚了

被惩罚的原因很简单,出售不相关链接“企图影响搜索公正性”(此话源自Google管理员工具帮助文档)。 同样受到惩罚的Sofish同学昨天告诉我,可以向Google提出恢复PR请求,他上个星期提出了请求,昨天PR就恢复了。

在他的协助下,我昨天也向Google提出了恢复PR的申请,想不到今天早上PR就恢复了。

Google的效率还蛮高的。 现在可能吧首页PR恢复到4,全站PR最高依然是5。

分页: << 1 2 ... 10 11 12 13 14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