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五菱镜

可以再扔一颗坏蔬菜

//farm4.staticflickr.com/3509/5737377946_8b7ea448ef_o.png

GFW之父,方滨兴校长在武汉大学演讲时被人扔鸡蛋和鞋子,让很多人都有大快人心之感。

随即,新浪微博将“方滨兴”列为敏感词,任何人都无法在新浪微博搜索到“方滨兴”。

或许这是方校长的目的,“这下子你们不能再骂我吧!”

一年多之前,我在可能吧做了一个翻墙调查,其中有一个人说她就是五毛党,她说自己是为了钱,但良心尚在。

虽然五毛党让人感到讨厌,但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做的是错的,知道自己仅仅是出卖劳动力,那在大量的罪恶负分前面,还可以给他们加一点正分。

而方滨兴,他不但出卖自己的劳动力,不但出卖自己的智慧,还出卖了自己的灵魂。他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了对互联网审查的支持,并试图通过偷换概念来让“不透明审查制度”看起来是合法。

我从来没有反对过审查制度,我反对的是不透明的审查制度。反对的是少数人制定的、不透明的、维护统治阶级的审查制度。

而如果有人对这样的审查制度表示赞同,毫无疑问我会反对他。

这个人,就是方滨兴。

有人说,对方滨兴扔鞋是没有用的,错的不是方滨兴,而是更高层,或者说,是制度问题。我在Twitter上用了一个打游戏的比喻:就像打游戏一样,一开始你不能直接打Boss,你必须积累到足够的成就才能打死大Boss。今天砸方滨兴就是一个成就。谁都知道他是一个傀儡,难道当傀儡就不应该被钉在耻辱柱上?

我相信,这仅仅是个开始。如果公民不能用合法的渠道表达意见,难道公民就要闭嘴?不,方法总是有的,鸡蛋总是有的,鞋子总是有的。

但下次,最好别用新鲜的鸡蛋和好的鞋子扔方校长,可以更节约一些,坏掉的蔬菜是不错的选择。

好一朵美丽的敏感词

上一篇博客是1月25日写的,今天是2月21日,也可以算是一篇月经帖了。

昨天,也就是2月20日,发生的中国版“茉莉花革命”让我很震惊,也很开心。震惊是这件事的影响如此之大,开心是看到中国当局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或许很多人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事,这里大概说一说时间线:

1、有匿名人士利用Twitter上的公共树洞帐号(目前该帐号已经清空)发了一条推,说2月20日下午2点中国各大城市会有茉莉花革命,详情会在稍后公布在某网站。(Google快照

2、没有多少人会将这一条不到140字的微博当真,然而,心虚的人总是怕有什么事发生。

3、于是,树洞的作者被警察找上门,要求提供服务器日志,希望能揪出是谁利用树洞帐号发的信息。目前树洞的作者已经将帐号保护起来。

4、于是,2月19日,冉云飞、藤彪、蒲飞等异见人士纷纷被喝茶或软禁。

5、于是,2月20日,更多人异见人士被控制出行。国保还威胁要强奸游精佑的妻子。

6、中国当局高度戒备,有消息称军队都配备了实弹。

7、2月19日和20日,大批在当天注册的疑似五毛党的党员纷纷进驻Twitter,并呼吁不要去参与茉莉花革命、茉莉花革命是美国的阴谋、参加茉莉花革命是违法的。目前被我揪到的疑似五毛党党员已经超过50名,我将它们放了在这个list里。

8、2月19日,人人网将“明天”列为敏感词。

9、2月20日,人人网将“今天”列为敏感词。

10、2月20日,下午2点,北京王府井麦当劳前聚集了大量群众,可以肯定的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些人甚至以为是有大明星到来。大批的武警和便衣让途径的民众产生好奇,纷纷拿起收集拍摄、发微博。

11、大批外国记者聚集在王府井的麦当劳前面,等待着什么事情发生。

12、2月20日下午,新浪微博取消了搜索功能,取消了发图功能,取消了转发功能,将“茉莉花革命”列为敏感词。

13、现场有人被警察带走。附现场图片2张:

DSC_1293

DSC_1139

说实话,当树洞发出了游行号召后,我觉得那绝对是一个玩笑。直到现在,我都认为那是一个玩笑。不仅我这么以为,很多人也都这么想。

如果政府的反应不是如此之大,我相信2月20日当天不会有这么多人参与茉莉花行动的。

可惜,有些人心虚到了一定程度,半夜风吹也以为有鬼到来。

抗日保险业务

虽说在中国,你很难会有游行的机会。但是,在某些极端的情况下,官方会默许一些反日、反美、反法之类的游行,总之,不是反对我党的统治、不是反对一党独裁、不是反对社会主义制度,总之,把矛盾对准到国外、不损害官僚们的利益、不会让外媒有炒作的题材,游行都会被默许的。虽然官方表面会反对这些游行。

10月16日下午,成都一女孩遭遇了一件让她十分气愤的事,当她穿着一套汉服(曲裾)在春熙路附近的德克士就餐时,突遇一群大学生围攻,威逼下她不得不在公共场所脱下汉服,最后靠朋友借来的衣服才得以离开现场。

在反日游行过程中,有些人对日本进口电器店进行恶意破坏:

继续阅读抗日保险业务

一年一次被哀悼

8月14日早上,国务院紧急发布了命令,15日,也就是今天,要停止一切娱乐活动,全国一起哀悼舟曲死去的百姓。

每年总有一次集体哀悼,今年例外,有两次。以后或许有更多。

第一次哀悼是汶川地震之后,在秘鲁和孟加拉国决定要为中国汶川地震死难者降半旗致哀后,中国政府认为自己不作出一些行动可能会受到外界的指责:你看别的国家都为你们国家哀悼,你们却看着死者逝去什么都不做?

于是第一次全国哀悼就开始了,当天,所有的娱乐活动被停止,电视像中病毒一样只播放一个频道--CCTV1,电脑显卡也像是中了魔咒--很多网页变成了黑白。

继续阅读一年一次被哀悼

流氓不是燕

福建网民案被诬陷的网友之一游精佑理论上应该在7月4日出狱,但他却在接近7月5日0时才被放出来,监狱的说法是,“电脑坏了,高手在0时才修好。”

与此同时,游精佑所在的住宅今天整天都停电了。

一帮网友本打算在福州迎接游精佑出狱,但不管他们到达什么饭馆,饭馆的负责人都表示没有材料、厨师不在、不能接待。

有一帮人一直跟着这帮网友,情深如手足,形影不离。

警察以查毒为理由,不让在旅馆的网友出门,也不让他们进食。

律师的相机被摔坏,没有赔偿。

在北京,也有网友组织饭局,也有一帮人陪着网友吃饭,情深如手足,形影不离。

网友聚会的现场被放置了信号屏蔽器,手机全部丢失信号。

流氓燕不流氓,流氓的不是燕。

跳楼的文化

第10跳,第11跳,第12跳什么时候来?

最近很多人都期待着富士康的下一跳什么时候出现,似乎富士康一下子成了跳楼的制造机,两天就能制造一起跳楼事件,深深蕴涵着跳楼文化。

从一系列的新闻报道里了解到,在深圳的富士康工人刚进去底薪是900元,虽然富士康是包吃包住的,但平时的花费总是需要的,可能还要往家里寄钱,900元是远远不够的。

员工的最主要收入来源来自加班。平时加班费用是工资的1.5倍,周末是2倍,其它节假日是3倍。正是有了加班,他们才有了额外而又正式的收入,甚至,加班费是他们更正式的收入。

富士康是iPad的代工厂,一个普通的员工可能每天都会接触到iPad,但他们可能没有看过iPad界面,也没有想过有能力购买自己组装的机器。对于他们其中一些人来说,生活很迷茫,天天超时劳动让自己没有时间静下心来思考生命的下一篇乐章从何而起,如何开始。

于是就有了第10跳,第11跳,未来肯定会有第12跳、13跳……

中国的劳动力是廉价的,非常廉价。

有些公司有工会,但工会基本上不会为员工谋福利,工会的主席可能是公司任命的,又或者政府安排的,而不是员工选出来,他代表的不是员工的利益。员工如有不满,工会不会向公司反映,反而会劝员工冷静;员工如觉得工资过低要求加薪,工会也不会向公司反映,反而会告诉员工他们的工资已经很高的了,公司最近还在亏损。要在国内看到工人罢工是很难的,因为社会主义里的资本家更擅长于利用规矩漏洞来榨取工人的剩余价值。

分页: 1 2 3 4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