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9年09月

如初恋般的外卖

中午外卖送来,我拿起一张印有毛主席头像的100付款,对方说没零钱,于是前台的阿姨帮我支付了。

我心想,今天运气也不算太糟,至少有贵人相助。

然而,当我打开餐盒时我震惊了:筷子在哪里?筷子在哪里?

我把目光转移到周围其它同事的桌子上,都没有筷子。

怎么办呢?

用手吗?不行,这是公共场所,会影响我良好的形象。

不吃吗?不行,我肚子饿。

直接倒下去?会漏出来的。

外卖里有一盒酸奶,酸奶的旁边有一根吸管。嗯,是你了!

我拿起那根不软不硬的吸管,是一根,只有一根!开始了漫长的吃饭旅程,这个过程如初恋般。

继续阅读如初恋般的外卖

“最牛”、“最强”的滥用

不知道是因为中文形容词太少,还是只有“史上”、“最牛”、“最强大”……之类的词语才足够份量,我们经常能看到新闻或论坛里发布者在标题里加入这些词语。

比如下面这张截图,来自某个论坛的第一屏:

我已经对“史上最牛临时工”之类的标题感到厌烦了,看到就不想看了,难道除了这些就没有其它能做标题党的词?

《蜡笔小新》之父去世了

《蜡笔小新》对于80后来说,绝对是不陌生的,无论是粤语版、普通话版、日语版,亦或是漫画版、电视版、剧场版。

这是我最喜欢看的漫画,没有之一。

刚看到新闻说警方在山里找到《蜡笔小新》作者臼井仪人的尸体,基本上可以确定他已经离开了我们。

香港的本港台很早就开播《蜡笔小新》,实际上《蜡笔小新》是臼井仪人1990年就创作出来的了,目前在日本发行了40多册,但在中国大陆发行的只有32册,这32册我都有收藏。

小学的时候,香港热播的动漫伴着我长大,《叮当》、《龙珠》、《蜘蛛侠》、《蜡笔小新》……这些动漫里面,《蜡笔小新》我是最不能不看的,能看的我都会打开电视去看。

《蜡笔小新》实际上不是一部小朋友可以直接看的动画,我不知道为什么它被引进中国后就被认为是一部小朋友动漫,或许在传统的眼光里,动漫就是给小朋友看的。但是,香港播放《蜡笔小新》的时间多是晚上10点之后,并打上了“家长指引”的标记,意思是没有家长的指引,小朋友不要看这个节目。

继续阅读《蜡笔小新》之父去世了

阿布被炒鱿鱼了

刚看到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雷诺F1车队炒掉了领队布利亚托利和技术总监西蒙兹。

原因是这两人被卷入到去年的新加坡大奖赛的作弊案件里。

被雷诺炒掉的菜鸟车手皮奎特连同老爸老皮,近日向FIA举报称阿布和西蒙兹去年命令他在比赛中撞墙,从而引发安全车,让刚加油出站的阿隆索保持领先,进而拿下分站冠军。

阿布和西蒙兹随即否认,并同时在法国法院起诉老小皮,告他们诽谤。

小皮说,“去年我同意撞车是因为希望这样做能留在车队,想不到今年还是被炒了。”

阿布反驳道,“你技术烂就认了吧,难道我叫你去死你真的会去死?”

阿布这么说其实已经承认作弊了。

要知道,这种作弊的处分是严厉的,最高处分可以是终身停赛,雷诺虽然很早就萌生退意,但显然不是今年,所以趁早炒掉阿布和西蒙兹是明智的选择,雷诺此举的意图很明显:所有事情都是他们两个搞出来的,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阿布混F1混了很多年,舒马赫、阿隆索这两个世界冠军都是阿布挖掘出来的,在舒马赫还在贝纳通的年代,阿布也曾经作过弊,只是当时的规则没那么严厉。如果当时用的是现行规则,FIA主席又是莫斯利的话,阿布早就回去管理服装销售了。

家乡,祖父

无意中在土豆看到了一系列的关于我家乡-台山的纪录片,里面有一集是讲台山碉楼的,我们家的祖屋就在台山最著名的碉楼群里,为吸引游客,它的名字改成“梅家大院”,它的原名是汀江圩。现在它已经不再是圩,买下那里的房子的人大多数都已经不在人世。

在这部纪录片里,有不少我祖父的镜头,我曾经听我妈说过当年摄制组来拍的时候有叫我祖父上镜头,但我由始至终没看过这部片,直到今晚。

我祖父06年的时候去世,当时家里人没告诉我,我没能回去见他最后一面,现在这部纪录片,是我能看到我祖父最后一个活着的镜头。

祖父教会了我很多东西,他是对我影响很深的一个人,在我心中,他是个伟大的人。

尊重

一个母亲给女儿发了一条短信,女儿发现她发错,而回复了3个字,“发错了”。母亲勃然大怒,说这是不尊重她,应该在短信前加两个字符,“妈,”。

一个母亲总是希望女儿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走,一边说尊重女儿的想法,却一边说女儿的想法没前途,要女儿按照她设定的道路去行进。

每次她和女儿通电话都是以愤怒挂电话来结束,女儿并没有动粗,母亲总是感到女儿不听话而一怒之下挂电话。

……

四书五经告诉我们,要孝敬父母,但中国的传统观念让父母成为了统治儿女的皇帝,彼此之间失去了尊重。既然她不尊重你,你没必要给她面子,她对你愤怒,你照样可以对她愤怒。

要让一个人接受你的想法,除了跟他讲道理之外,还可以使他有挫败感。

分页: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