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Maoz

都说浙江人有钱

春节我没有回家,来了浙江,现在在温岭。

更具体的,就是在maoz家里,的床上。

1月份我请假回了一次广东,将春节回家的档期置换了一下,刚才给家里人打电话都打得耳朵疼。

温岭给我的感觉是,这里有钱人很多,如果你打算在这块土地上务实工作一辈子,你肯定会失败。

看电影时可以忽略其中的逻辑错误

昨晚和maoz去看《变形金刚2》,和上次跟她一起去看《金刚狼前传》一样,她提出了很多逻辑性的问题,比如为什么在沙漠里打滚了这么久,裤子还那么白。

我觉得,看电影,尤其是这种科幻片,看的是场面的震撼,将自己投入到角色中去,达到身临其境的感觉。

至于其中是否出现“钢丝暴露”、“衣服前后不一”、“蜘蛛侠下落速度比别人快”等等,我觉得的都可以忽略,将太多的理性投入到电影中去,电影就变成科普片了。

新博客:禅猫日记

顾名思义,禅猫日记是我和Maoz一起写的博客。

Maoz的博客由于备案问题被关闭了,这是我们建立这个博客的导火线。而建立这个博客的根本原因是我们在恋爱,我们希望用这个博客来记录我们的一点一滴。

这个博客的作者是我们两个,如果你看了首页,你会发现不同作者的文章底色是不一样的,这样能很容易区分不同的人。实际上,我建议大家订阅禅猫日记,如果你有兴趣的话。

很多人问,我和Maoz是如何发展起来的,故事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有时“感觉”这种东西真的挺奇怪的。以后有机会我会告诉大家,现在能说的是,我们是在春节开始熟起来的,Twitter起了很大的作用。

 

那么,写这个博客后,我还会写阿禅日记吗?答案是肯定的,可能吧阿禅日记禅猫日记,3个我都会更新,因为博客的主题是不重叠的。

这个域名是什么意思呢?chanmao.ws,你可以理解为“阿禅和maoz有一点猥琐”,事实上ws是website的意思,这个域名比.com域名贵了一倍。

偷窥女宿舍

前天,我怀着偷窥的心情,第二次入侵Maoz童鞋的宿舍,毫无疑问,那是女宿舍。

女人终究是女人,不管你在哪个年龄阶段,有些物品是不会少的。

让我感到不爽的是,我找不到男厕所。

有些大学允许男女互入宿舍,但需要登记,有些则完全禁止。

应不应该开放这个接口入口,我觉得是值得商榷的,我并不同意随便的男女互入宿舍,那会带来很多麻烦,过分自由并不一定是好事。

最近杭州出台了实名制政策,我认为那是一种进步,我开始支持实名制了,但必须有相关的保护个人的政策,否则实名制只是一纸空文。

当两个猥琐的人相遇……

这个周末,Maoz过来我这边,基本上没去什么地方,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然而,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去哪里似乎都不太重要。

我刚送走了她,现在回来做点记录。

值得高兴的是,我的发烧好了,但依然有点感冒,而似乎我把感冒传染了给她。

有很多人对我们两个走在一起表示惊讶。其实,我也很惊讶。这是我从来没想过的,Never.

这是一段Twitter上的恋爱么?当然,Twitter起了不少的作用,以后有人问起,Twitter除了可以唧唧歪歪还可以做什么,我可以告诉他:可以让你告别单身。

这是两个猥琐的人,十分猥琐的人。

继续阅读当两个猥琐的人相遇……

张国荣

2003年4月1日,张国荣给我们开了一个不是玩笑的愚人节玩笑,跳楼自杀。

今天我听了一天他的歌,还是那种感觉,很忧郁、很压抑。

他的声音就是给人这样的一种感觉。

相比起他前期的音乐,我更喜欢他复出后的歌曲,那些他唱得更自由,更放荡不羁。

他本身就是个放荡不羁的人。在舞台上,他从来都是不守规矩、时尚前卫的人。然而他的内心深处却没有多少人了解-他是因为抑郁症自杀的。

上个周末和Maoz去看了《东邪西毒-终极版》,普通话的,没有听到哥哥磁性淳厚的声音,但他的眼神依然有杀死人的感觉-即便我是男的。

他的电影里,我比较喜欢看他与王家卫合作的电影,我觉得张国荣就是适合拍那种电影。

这是我比较喜欢的张国荣后期的一首歌:

继续阅读张国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