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高考,今年又高考

明天开始新一轮的高考了。这次的考生大多数都是90s的,或许在写作方面会有不同的风格。

相信可能吧读者里有不少高三的朋友,我不知道今天上网,并且看到可能吧的高三朋友有没有3个,但不管有没有,我在这里都代表可能吧全体编辑祝各位考生能考到不失望的成绩。

我说的是不失望,并不是满意。有时降低目标能获得成就感

虽然很多人对高考表示质疑,但当你无法找到第二条更好的路的时候,这是你必然的选择。

想起了我的高考,我的语文是最烂的,你可以看到,我的博客没有一篇文笔好的文章。我不懂漂亮的词汇,没有煽情的语句(又乱用形容词了),大家凑合着看吧。

男人和女人在各个年龄段的需求

豆瓣看到这个笑话,觉得挺过瘾的,分享在这里:

1-5岁
女:妈妈
男:妈妈

6-10岁
女:不是讨厌的男孩子就可以了
男:可以陪我欺负女孩子的哥哥

11-15岁
女:十五六七八的大哥哥,千万不要同年级那帮野蛮人
男:足球、篮球、羽毛球、乒乓球……….

继续阅读“男人和女人在各个年龄段的需求”

对我客气点

有几件事让我感到很不舒服:

1、有些人发email或留言:交换链接,贵站链接已做好。我的网站是XXXXX。

在要求交换友情链接之前你能不能看看你的内容和我的blog的相关性?你是想Page Rank想疯了吗?

2、有些人发email或在Gtalk老问一些很容易在google找到答案的问题。

我很乐意回答,但如果我没时间回答,你没有发牢骚的权利。我不是义务给你答疑的。你以为你给我发薪水了?

3、有些人使用显隐身功能的QQ,看见我隐身上线,总要发过信息来骚扰一下。

如果我隐身上线,一定有不想让你看到的理由,你将这层纸捅破是不是让大家都尴尬了?同时我认为开发显隐身功能的人极其无聊。

4、有些人总是要看到对方回复信息才安心。

不回复你的信息有很多原因,可能是我很忙,可能是我觉得没有回复的必要,也有可能我刚好离开了电脑。希望这些人能想到这一点,当我不回复的时候,不再不断发信息轰炸我。

那些老博客都消失了吗?

翻开Google Reader,打开个人博客的Tag,发现有10来个已经好几个月没更新了。

用一句不太好听的话来说,他们已经死亡了。

陈华在博文中称博客为勃客,起初勃起了,就是勃客,后来就慢慢软了,然后很难再勃起来。 我

相信每个博客都会经历这一阶段,不同的是勃起的时长。 月光博客勃起了很久,虽然现在的文章和两年前的大不一样,有很多人认为质量降低了,都在转载一些新闻。但不管如何,他还是处在勃起时期,不管他的文章质量高低与否,都是值得学习借鉴的。

一个博客不可能一辈子存在,在我的想法里,能存活5年就是天文数字了。 这个存活的意思不仅仅是指一个博客存在,而是处在勃起阶段。

那10来个已经死亡的博客,都是我一年前订阅的,他们都累了,或者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另外的事情,或者觉得博客不好玩,又或者博客没有能让他们赚到想要的钱… 长江后浪推前浪,老的博客虽然消亡了,但每天都有更多新的博客出现。

一波过去,一波又起。 可能吧已经存活了1年多,不能说是前浪,但也已经不是后浪了。我不知道还能勃起多久,也不知道是否已经过了高潮,但我已经有一点点软的感觉了。 写博客最费时间的不是写,而是阅读。

小朋友节

明天是六.一小朋友节,小时候,这是一个我很喜欢的节日。

因为那天能从学校里得到很多免费的食物,有很多游戏玩。

那些游戏现在大概已经没人玩了,基本上已经成为了我们这“老一代”的回忆了。

小时候的游戏厅,渐渐被网吧吞噬,大概现在的小朋友很多都不知道街机上的街头霸王、拳皇、饿狼传说、月华剑士……

小时候看香港的电视台,总是有“乐天熊仔饼”的广告,我很想吃。但对于每天零用钱不超过5毛的我,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J多次在跟我逛超市的时候,要求买乐天熊仔饼,除了她自己想吃,还想满足一下小时候的“愿望”。

我总是拒绝。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吃过一块乐天熊仔饼,以前没有能力得到的东西,现在,即使我有能力,也不会去试图得到。没有其它理由,这是我的原则。

CPH发来的停机维护通知

今晚(即5月29号临晨)21点将关闭服务器全部服务,进行奥运前维护的前期准备。奥运期间(6月开始到奥运结束)机房严格管理,进入都成问题,所以我们必须赶在这几天完成老机器的重新整顿工作。

此次维护后还有一次长时间的停机维护时间,大概在后天或者大后天的临晨进行。

大家多多谅解。

CPH

人肉搜素再发威:卫生厅官员暴打志愿者 下午刚“辟谣” 晚上就查处

别说这件事是我告诉你的:

下午召开新闻发布会澄清卫生厅官员打人是谣言,晚上再次开会表示已处罚当事人。堂堂政府机关转变如此之大,网友的力量不言而喻。

从5月24日开始,不少网友的QQ群上静静地冒出了一个帖子,讲述了四川卫生厅官员殴打志愿者一事,帖子称:5月20日下午,四川省卫生厅来人到江油市长钢医院检查工作时,医院防疫部门正组织志愿者进行消毒。因喷雾器故障,一些志愿者就将消毒水装在桶里用勺往外浇。其中一勺消毒水不小心浇进官员坐的车里,车内的官员下车抓起志愿者,狠狠抽了一耳光。

继续阅读“人肉搜素再发威:卫生厅官员暴打志愿者 下午刚“辟谣” 晚上就查处”

分页: << 1 2 ... 49 50 51 52 53 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