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0年06月

在德国

现在是波恩当地时间11:26 p.m.,我在旅馆里写下这篇博客,记录今天的旅程。

这是我第一次来德国,我不会德语,幸好德国人大多数都会英语,而我也会些少单词。

没有德国人的帮助,估计我现在还在路上迷路着……

北京时间中午13:30,我坐飞机到柏林,接着转机到杜塞尔多夫,然后找到火车站,坐火车到科隆,再转车到波恩,出站后坐公交到旅馆。

出了机场后的路我几乎都是问出来的,我遇到的德国人都很友好,很乐意帮助我。

尤其是我下了公交车之后,走错了方向,找不到旅馆。这时已经是晚上10点多,我看见对面有个女生骑车迎面而来,于是我就说了句“Hello”,对方停下了,接着我就又开始问路了。

这名女生目前还在读大学,她有一名来自上海的舍友。她说她听过我的旅馆,但不确定在哪个方向,于是就打电话让她的朋友上网搜索。然后她一直带我到旅馆门口。

这是我的德国之旅第一天,感谢德国人。

至于我来德国干什么,你猜?

喝了什么茶?

有很多人想知道我为什么被邀请喝茶,以及可能吧接下来的命运如何。

因为我喝茶回来后什么都没有说,于是就有些人产生了无谓的猜测。当然,这是我不对,我要制止不必要的谣言。

事实上所谓的“喝茶”不一定有茶喝的,甚至连水都没有。

6月3日,警察来我家敲门,但当天我刚好不在家,他们扑空了,他们试图动我女朋友的电脑希望找到点什么,但被我女朋友制止了。

6月4日,我回到北京,下午吃饭后主动打电话给熊猫,问他有什么事,对方说想找我核实一点情况。

于是我晚上9点左右去了星巴克,并打电话让熊猫过来星巴克找我谈。但显然熊猫是不愿意那些公开的秘密被其他人知道,于是他派了3名警察到星巴克门口,打电话让我出去,并让我坐上警车。

随我而行的,还有我的笔记本。

到了派出所,他们让我在一个有交换设备的房间等候,一个身形肥胖的女警官过来问我,

继续阅读喝了什么茶?

U盘病毒泛滥的时代

刚才去和德国大使馆的新闻官聊天,他送了一些纪念品给我。其中包含了一个附带了德语简单教程视频的U盘。

回来后我打开U盘,发现里面除了有视频之外,还有两个文件:explorer.exe和recycle.exe 。

作为一名Mac用户,exe对我来说等于nothing。

于是在maoz的电脑上尝试打开U盘,杀毒软件就报毒了。

果然是传说中的U盘病毒。

U盘病毒果然很泛滥。

做成视频还是幻灯片好?

上个月和一帮师弟师妹吃饭,在饭桌上跟他们讲了一些中国的互联网审查制度,然后我发现光靠讲是不够的,或许作一期视频专题会更好。

但是视频节目的制作成本很大,我可能没有精力去做。于是我可能还是会以做幻灯片为主。

目前列举的提纲如下图,点击放大。

中国的互联网审查简介

如果你有补充欢迎告诉我,不管你是普通网民还是与审查相关的工作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