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gfw

可以再扔一颗坏蔬菜

//farm4.staticflickr.com/3509/5737377946_8b7ea448ef_o.png

GFW之父,方滨兴校长在武汉大学演讲时被人扔鸡蛋和鞋子,让很多人都有大快人心之感。

随即,新浪微博将“方滨兴”列为敏感词,任何人都无法在新浪微博搜索到“方滨兴”。

或许这是方校长的目的,“这下子你们不能再骂我吧!”

一年多之前,我在可能吧做了一个翻墙调查,其中有一个人说她就是五毛党,她说自己是为了钱,但良心尚在。

虽然五毛党让人感到讨厌,但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做的是错的,知道自己仅仅是出卖劳动力,那在大量的罪恶负分前面,还可以给他们加一点正分。

而方滨兴,他不但出卖自己的劳动力,不但出卖自己的智慧,还出卖了自己的灵魂。他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了对互联网审查的支持,并试图通过偷换概念来让“不透明审查制度”看起来是合法。

我从来没有反对过审查制度,我反对的是不透明的审查制度。反对的是少数人制定的、不透明的、维护统治阶级的审查制度。

而如果有人对这样的审查制度表示赞同,毫无疑问我会反对他。

这个人,就是方滨兴。

有人说,对方滨兴扔鞋是没有用的,错的不是方滨兴,而是更高层,或者说,是制度问题。我在Twitter上用了一个打游戏的比喻:就像打游戏一样,一开始你不能直接打Boss,你必须积累到足够的成就才能打死大Boss。今天砸方滨兴就是一个成就。谁都知道他是一个傀儡,难道当傀儡就不应该被钉在耻辱柱上?

我相信,这仅仅是个开始。如果公民不能用合法的渠道表达意见,难道公民就要闭嘴?不,方法总是有的,鸡蛋总是有的,鞋子总是有的。

但下次,最好别用新鲜的鸡蛋和好的鞋子扔方校长,可以更节约一些,坏掉的蔬菜是不错的选择。

做成视频还是幻灯片好?

上个月和一帮师弟师妹吃饭,在饭桌上跟他们讲了一些中国的互联网审查制度,然后我发现光靠讲是不够的,或许作一期视频专题会更好。

但是视频节目的制作成本很大,我可能没有精力去做。于是我可能还是会以做幻灯片为主。

目前列举的提纲如下图,点击放大。

中国的互联网审查简介

如果你有补充欢迎告诉我,不管你是普通网民还是与审查相关的工作人员。

一段对话,两个国家

听说美国大使馆建议使用“欧巴马”为美国总统的中文译音,所以我没有说他是奥巴马。

奥巴马同学今天在上海的演讲让twitter热闹了一把,除了因为很多五毛、五块提一些弱智的问题外,还因为最后一个由大使馆在网上挑选的有质量的问题。

这个问题是关于Twitter和防火墙的,你知道这里的“防火墙”指的是什么。

欧巴马说,“在美国,我们有没有受限制的使用互联网的机会,这是我们力量的来源,也应该受到鼓励的”,同时他还带有讽刺地表示,“但是我也应该很诚实的告诉各位,作为美国总统,有的时候我还是希望信息不是那么自由的流通,因为这样我就不需要听到人们在批评我,我认为很自然的。”

一段小小的话说出了两个国家对待网络自由的立场。

或许胡哥今晚需要恶补一下什么是Twitter。

SSH

我买了一个VPS,每月30美元,用作跳栏(翻[敏感词]墙),速度非常快,看Youtube一点都不卡(高清还是需要缓冲一下的)。

对于我个人来说,我用不完这么多流量,所以打算出售几份SSH,供需要的人使用。此SSH帐号只用于跳栏,不用于建设网站。

我选用的是ServerPoint的VPS,速度很快,稳定性也很高,所以价格也比较贵,这次出售主要是为了收回一点点成本,我没有打算以此为生意。

我的计划是,如果有10人左右有兴趣购买,每人每月16元人民币。我是没有赚钱的,我每月自己还要掏50元。

加入要求是:

1、我认识你,或至少我见过你的ID,非熟人勿扰。

2、不能将SSH帐号用于其它用途,包括但不限于在迅雷等下载工具使用。

3、切记SSH跳栏只用在浏览器或支持sock5代理的其它软件(下载工具除外)。

4、承诺不会乱动VPS里的任何文件。

如果你不能保证上面4点,请不要联系我。

每个帐户的流量都会做限制,这个限制视乎合租人数而定。

另外,如果你的Wordpress博客之前有picasa图片,因为picasa被墙而无法显示,我可以给你提供图片显示支持,免费的。前提是你的博客图片不多,流量不大。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发邮件到 proxy囧kenengba.com ,我看看够不够10个人,不够的话另行通知。

更新:请不要询问能否加入合租,所有名额已全部出售完。

CPH发来的停机维护通知

今晚(即5月29号临晨)21点将关闭服务器全部服务,进行奥运前维护的前期准备。奥运期间(6月开始到奥运结束)机房严格管理,进入都成问题,所以我们必须赶在这几天完成老机器的重新整顿工作。

此次维护后还有一次长时间的停机维护时间,大概在后天或者大后天的临晨进行。

大家多多谅解。

C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