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9年12月

2010年目标?

最近很多人都写了2009年总结和2010年的计划,我也写点东西,作为记录也好,提醒也好。

2009年对于我个人来说是有突破的一年,我被邀请到Wordcamp、中文网志年会、PLOGit等活动上演讲,我在互联网上做的事情得到了认可,对此我感到高兴。虽然中国互联网每天都被一些无耻的部门强来奸去,但只要有信念,我相信我们这些狗可以吵死他们。

每年,每月,甚至每天都有人跟我说我在互联网上批评政府一点用都没有,接受现实才是生存之道。

我是接受现实的,我接受我们正在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现实,没有英雄能拯救我们,只有我们自己才能自救。你愿意天天挣钱过活,不问世事是你的选择;你愿意在挣钱过程中不让自己麻木是一种选择;你愿意输出价值观,让别人不麻木,也是一种选择。

无论你选择了什么,你都无法改变这样一个事实:我们生长在一个从小接受洗脑教育,长大后还受到各种无理压迫的无法制国度。

我不是要去改变齿轮的转动方向,而是试图去寻找更多的人和我一起来改变齿轮的转动方向。

似乎又把话题往严肃的方向说过去了,让我们聊点轻松的。

可以预见,2010年我将会很忙,我希望自己能专注到某一件工作之中,写博客的经验告诉我,只有专注+坚持才能获得一定的认可。

2009年我收获了很多,明白了很多道理,深切体会到了文字的力量。

招PHP工程师

我所在的公司正在招聘,是一家开放的创业公司,目前正在招聘PHP工程师,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将简历发到 jason@kenengba.com 。

职位:PHP高级程序员 (2名)

职责:WEB 2.0网站开发

要求:

  1. 精通PHP语言,具有3年以上PHP项目开发经验,对面向对象和MVC架构方式深入了解,并应用PHP5有实际面向对象的开发经验;
  2. 精通MYSQL SERVER,可以应用各种辅助工具进行数据库建模、分析、优化、安全维护等工作;
  3. 熟悉LAMP/WAMP环境,具有搭建、优化、维护的实际经验;
  4. 英文良好,可以快速阅读英文技术文档,具有一定英文交流能力,可以在国外技术论坛进行技术讨论;
  5. 热爱互联网行业,苛求完美,自学能力强,具有钻研精神;
  6. 性格随和,具有团队合作精神;

加分要求:

  1. 熟悉codeigniter, expressionengine, 具有实际的项目开发经验,如果为expressionengine写过模块,扩展或插件的应聘者,我们将重点考虑;
  2.  熟悉以下一种或几种技术:javascript, ajax, xml, flex, adobe air.

薪水: 最高可以给到 8000 税前 + 5险1金 + 补助 (600+)

继续阅读招PHP工程师

心态

昨天一个MM在Gtalk跟我说,“我终于体会到你写独立博客的辛苦了”。

“为什么?”

“我给Cnbeta投递了一篇文章,后来一大批人到我博客骂我”

这种事不少见,Cnbeta是著名的激进分子聚集地,同时也是观点一边倒的转载媒体。不但Cnbeta是这样,基本上所有的网站都是这样。

作为一个blogger,心态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刚开始写博客的时候。

如果你凭着自己丰富的经验确定某个观点是对的,其他人的反对意见你可以不必理会,除非他们能说出让你折服的理由。

如果所有人都反对你,你也不能完全确定自己的观点是否正确,看看反对者有什么其它观点,没有观点的反对不必理会。

如果有人骂你,更加不必理会,不需要删留言,他骂你“傻逼”,你将这个“傻逼”的留言留在文章底下示众,谁是“傻逼”明理的人都会知道。

如果别人真的举出充分的理由说明你是错的,接受之。

不要把别人的留言看得太重,尤其是像Cnbeta这样的网站。

那个虚拟的年代

今天早上QQ里弹出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头像,头像下方的文本框写着:

“生力啤,好耐冇见啦,你几时来上海阿?”

她是我用QQ不久后添加的好友,当时QQ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认识陌生人的工具,在那个虚拟的年代,空虚的时间,我只想找一个陌生人聊一聊。不管是调侃、谈心,还是交流。

那是8年前,我当时的QQ昵称叫“生力清啤”,盖着一个帅哥的头像不断地搜索在线的女性网友,似乎试图寻找年少无知的一夜情。

我看了一下聊天记录,我在几年前和她聊过要去上海找这个广东老乡玩,一说就恍然如隔世了,所以我提出了回广东一起吃饭的建议,她马上就答应了,真想不到,答应得如此爽快。

那个虚拟的年代仿佛过去了,互联网越来越真实。

一名深受网络淫秽色情侵害大学生的举报信

让这个国家更无耻一些吧。

新华网北京12月11日电 2009年12月5日,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举报中心接到署名山西省忻州市一名刚毕业大学生张某某的举报信,内容如下:

您 好,我是一名刚走出校园的大学毕业生,家住山西忻州市。这几天我看了焦点访谈有关手机色情泛滥的节目,令我感到无比的痛心。在我上初中的 时候,我们接触这些淫秽色情的东西比较少;当我上高中的时候,这些东西已经开始蔓延,女生我不清楚,男生之间相互交流色情网站内容已很普遍。很多男生因为 上色情网站而染上了手淫的恶习,有的甚至逃课或晚上通宵去网吧浏览。很多同学因此而成绩下降,身心受到伤害,我也是其中一名受害者。

继续阅读一名深受网络淫秽色情侵害大学生的举报信

捐精

今天和一个看起来30左右的同事一起讨论iPhone,从iPhone我们说到了Google,然后说到了女老师,再后来我们说到了女护士。接着我们将话题转移到“捐精”上。

我跟他说,捐精对于健康男人来说是个无本之利,每次能获得200元,大概2个星期捐一次,一年能多出几千的零用钱呢。

接着他很后悔,他觉得他亏了,之前从来没有了解过捐精这么好的事情,尤其是当他还在读大学的时候。要不然他在大学的时候就能多点泡妞的钱,他说,“反正也是浪费了,倒不如赚点小钱”。

就像献血一样,其实医院赚得更多。

似乎很久没有在阿禅日记发过心情类的文章,一是因为这段日子很少有机会沉静下来写点东西,二是有点想隐藏自己。

当初开始写可能吧的时候我就跟自己说,我不是徐静蕾,我不是韩寒,没人关心我喜欢什么、吃了什么、今天去了哪里。

但写了将近3年博客后,我发现并不是这样,我能通过博客认识很多很多人,有不少人关心我最近在做什么,去了哪里。是的,我现在的人脉几乎都是通过博客找到的,没有可能吧,没有现在的我。

男人总喜欢把感情隐藏起来,不用脱裤子我也知道自己是男人,所以我也不例外。很多时候把情感外露并不能解决问题,而且说得多意味着以后还要说更多。我宁愿一直藏在心里,直到有一天我自己能将其化解,或者它自己消失。

不能化解或它不会消失怎么办?那只能继续等。不要跟我说“说出来会舒服点的”,说出来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有时你走了一条路,选择的时候就知道没有回头,但你依然走了下去,在这条路里你能得到一些,也会失去一些。未来是一场赌博,谁能在选择的时候知道下多少筹码能赢得多少呢?

北京的冬天很冷,或许是我开始习惯北方的天气了,去年我还敢洗冷水,今年不敢了。

今天一个同事说起他爷爷病危,可能过几天要回老家。我顿时感到很沮丧,我痛恨我的家人没有在我祖父和外祖父去世时告诉我,我爱他们,但没有机会见他们最后一面,或许不能见到尚有余温的脸庞,但冰凉凉是尸体也能换回一丝的暖意。

北京的冬天依然很冷,房间内暖气不足以让我感到舒服。唯一让我舒服的,是对着文本框敲打键盘。

看一下前面的文字,真的很杂。这篇文章就叫杂吧。

分页: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