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9年10月

军训为了什么?

看到北航一个学生在军训期间感染H1N1死亡的消息,心里很不是味道,军训到底为了什么?

北航之所以在如今寒气十足的时候进行军训,是为了给到该校参加某个比赛的学生腾出宿舍,所以,大一的新生被迫去到大兴军训。

高中、大学都有军训,大学的军训甚至是一门必修课,然而,学生从军训中得到了什么?除了得到感冒、发烧、疲劳、怨言、愤怒,还有什么?

只因为这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只因为执政党还是革命党,只因为政府头脑里还有战争意识。

感染H1N1,肯定会有症状可见的,为什么那位死去的学生还需要军训?难道没有辅导员发现这一情况?难道学生忍着病痛继续军训?学校有尊重过学生的个体么?

在中国,个体有得到过尊重么?

为了面子工程,个体的权利一次又一次地被剥削、个体的维权意识一次又一次地被践踏、个体的荣辱被灌输成没有意义,集体才是伟大。

站起来吧,冲破那些条条框框,冲破那些没有意义的规矩。

这几天都看到同一只流浪狗在我们住的地方徘徊,挺可爱的,但显然我是无法收养它的,一是没空间,二是没时间。

如果真的要养狗,我一定要养狼狗,我对其它狗都没有兴趣。

把毛踢掉,所有狗的轮廓都是差不多的,不同之处在就在于体型的大小,还有忠诚度。基于对大体型和高忠诚度的追求,我喜欢狼狗,长得越大越好。

以前我家养了一条狼狗,今年春节的时候病死了,10岁,不算年轻,算是寿终正寝了。

饭否

饭否(fanfou.com)被消失了100多天,海内(hainei.com)也被连累一起被消失。饭否的官方博客说他们会回来,然而,他们会以什么形式回来、以后如何进行信息管理,博客中没有透露。

有人说,王兴他们会在外国服务器上重开饭否。毫无疑问,饭否立马就会被封。这样,饭否和同样被封的twitter有什么区别?既然都要翻墙使用,凭什么要用饭否?

有人猜,王兴他们会争取在国内重开饭否。但是,在国内的话就必须要面对监管的问题。新浪微博有专人负责管理信息,一旦发现不和谐的,立马删除。但对于公司不大的饭否会专门指派一个审核人员吗?如果指派了,那和新浪微博有什么区别?既然都有审核,新浪微博如今又这么红火,凭什么要用饭否?

饭否剩下的是极少数忠实用户,但光靠这些用户是没有前途的。

所以,廉颇老矣。

傻逼无极限

以下内容转载自新华网:

这两天,你如果通过谷歌检索“人民网读书频道”,检索结果里会发现这样的提示:“该网站可能含有恶意软件,有可能会危害您的电脑。”

从谷歌已经无法直接点击进入人民网读书频道了。记者随后向人民网了解情况,据读书 频道负责人介绍,这个情况他们也发现了,已经有不少读者反映此事。但通过技术部门诊断,人民网读书频道页面完全正常,没有任何相关恶意软件。“况且读书频 道与其他频道共用一台服务器,为何只有读书频道被注明含有恶意软件?谷歌的检索结果里还有一个是繁体的人民网读书频道,点击去其实还是简体版本,就没有提 醒含有恶意软件。”

但如何解释谷歌的检索结果?“原因很简单,我们从20日开始关注了谷歌数字图书馆涉嫌侵权中国作家的事情,并且做了相关专题。21日就被如此恶意封杀了”,读书频道的负责人解释到。

记者从读书频道里看到,《谷歌“和解协议”引公愤 文著协呼吁中国作家维权》、《陈崎嵘:谷歌侵权是种霸权体现 作协支持作家维权 》、《文著协:委托处理谷歌侵权事件的中国作家激增》、《是和解还是抗争 谷歌事件应该引发谁的反思?》,该频道20日以来一连发表了几篇原创文章,从文章的观点来看,的确对谷歌不利。

人民网读书频道负责人表示,他们会继续关注谷歌涉嫌侵权的事态发展,并对谷歌对人民网采取的这种“恶行”采取相应措施。

近日来谷歌数字图书馆涉嫌侵权事件,引发媒体热议。10月初,谷歌提出了和解条 款,表示愿意按照与美国作家协会和出版者协会达成的赔偿协议,付给作家每部作品至少60美元的赔偿,及以后在线阅读收入的63%。根据美国版权法,中国著 作权人也会包含在和解协议范围内。2009年11月6日,美国法院将对和解协议召开听证会,和解协议一旦获得批准,将产生效力。这引起了中国作家的广泛不 满。

Goodbye, Netease

由于一些不可告人的原因,今天办理了离职手续,离开了网易。

网易的前台MM长得不错的,可惜以后只能在门外偷窥她了。

从早上9点提交辞职信,一直到下午4点半才完成所有手续,而这些手续里最烦琐的是找不同部门的人签名。

三层楼里,1个半小时,一共找了10多个人签名,出了一身汗。

很多人早就猜到了,twitter上有些网易的帐号是我在维护的,以后就交回他们维护了。

事情就是这样,更多的东西不便透露。

改变作息时间

受到政府某部门的间接影响,原本我是每天7点半起床,8点回家的。现在变成5点半起床,4点回家。

为了白天有精神工作,睡觉时间提前到11点。

屈指一算,好多年没有5点多起床了,今天照镜子发现眼睛里满布血丝,睡眠还不够充足,看来还需要一段调整期。

哪个政府部门影响了我?那个你不知道它在什么地方办公、不知道它有多少职员,但却可能是全国最有效率的部门。

大学之门是否应该对外敞开?

国庆期间,我回到华北电力大学,门卫将我拦住,说没有学生证不让进。

我说我没带,门卫不让进。

门卫给出的提示是,要么你是华电的人,要么你就别进。

我跟他说,我是某班的,学生证就在宿舍。

“那叫宿舍的人给你带下来”

“宿舍的人十一都去旅游了”

“那你就别进了”

“那是不是我永远拿不出学生证就永远不能越过这个门?”

门卫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在北京,我没看到有哪间大学进出是必须携带学生证的,任何人都可以进出大学校门。即便是封闭的北大,出示身份证登记一下也可以进去。为何一所打着211工程重点大学的华北电力大学就如此封闭,必须要是本校学生、且携带学生证才能进入呢?

不是我想说华电的坏话,华北电力大学的某些规章制度和监狱管理无异,只有在里面呆过的人才能体会到。

意淫强国

以下内容转自新华网:

李政道:1926年生于上海,美籍华人,1957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时年31岁。

杨振宁:1922年生于安徽,美籍华人,1957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时年35岁。

丁肇中:1936年生于美国,美籍华人,1976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时年40岁。

李远哲:1936年生于台湾,美籍华人,1986年获诺贝尔化学奖,时年50岁。

朱棣文:1948年生于美国,美籍华人,1997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时年49岁。

崔琦:1939年生于河南,美籍华人,1998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时年59岁。

钱永健:1952年生于纽约,美籍华裔,2008年获诺贝尔化学奖,时年56岁。

高锟:1933年生于上海,美籍华人,2009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时年76岁。

分页: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