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透明

刚才跟一个老同学聊天,她问我有没有参加今晚的聚会。

“你今晚没去聚会?”

“什么聚会?”

“同学聚会啊!”

“没人告诉我”

……(中间省略一段)

后来她说,“我去年也没去”

“去年也有?”

……

我就这样被透明了2年了,说不定是好多年。

自从接触了互联网,有了精神病,自己很少和朋友聚会了,聚也是和少数几个有时一起吃个饭,吹吹牛。

明天会去和几个老同学聚餐,这几个同学里,有当年号称“四大淫侠”的H某,C某,Y某,当然,还有我。祝我们有艳遇吧!

加入对话

22条评论

      1. 我如果某一天想开个人博客,不叫“沙渺日记”,一定要叫“沙渺很闲”。

  1. 昨晚小学同学去“会城”聚会,每一年他们都透明我,今年一不小心把他们给透明了,时势所迫,哈哈哈

  2. 我现在和老同学在一起更多的是回忆而不是共鸣,很多同学于我于他(她)本人都只是知道有对方这么个人,说白了就是知道这个人名。尤为可悲的是另外一些玩友,因为逐渐的志不同道不合,伴随着回忆的淡去关系慢慢也都淡了,和前者一样成了脑海中残存的名字

  3. 呵呵,主动一点嘛,自己多联系联系。过几天我的高中同学聚会……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