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阿禅

一年一次更新

上一次更新阿禅日记,是2012年1月9日,今天,是2013年1月25日。时间流淌得比我想象要快,原来我都已经有1年没更新博客了。我应该写些什么,好让自己不被遗忘,好让自己不遗忘,好让自己遗忘该遗忘。

在互联网世界,不说话不更新就意味着被遗忘,我尝试用不同的方式让自己不被遗忘:Tumblr, Twitter, 微信,终究都发现,我没有足够的精力让自己再自由地去做一件事。

对着Wordpress 的输入框,我心情很平静,就像在平静的湖边,沿岸没有其他人,偶尔有小鸟飞过。只是,当我离开这个输入框,世界就恢复纷繁了。

过去一年,看着自己似乎成熟了,有几个标志:

  1. 胡子长了
  2. 肚子大了
  3. 说话之前三思了

对于第3点,我一直很惶恐,我是否要变成我以前不太喜欢的那类人?有时我在想,如果我不是在一家公司工作,而是做传说中的“自媒体”,我会不会更开心?如果我能自由地在Twitter 也好微博也好,不用考虑所有利弊地去说话,是否会活得更愉快?我是不是心里一直想成为《皇帝的新衣》里的小孩?

去年,我和 maoz 分手了,一个男闺密知道后说,“你们终于分手了”。我和 maoz 的感情在过去一年里起起伏伏,我们很多次想要分手,但都由于惯性不敢走出那一步。当真正走出这一步后,才发现,其实这个决定是正确的,至少对于我来说。

我经常跟我的朋友分享一个关于切牛排的小故事:曾经我和一位长辈及其家人一起吃牛排,他拿起刀给妻子一块一块把牛排切好,浇上汁。我说这是我从来没对我女朋友做过,他说,我只是没遇到那个让我心甘情愿那么做的人。

这件事给了我很大的启示,我要寻找那个我心甘情愿为她切牛排的人。

过去一年,如果100分是满分,我给自己的分数是30分。新的一年,要活得更畅快。

寻靠谱的同事

在当前的互联网行业,能找到一个靠谱的同事是一件很难的事。我很庆幸我2年前加入了这家很适合我的公司,有几个牛逼的老板,和一帮靠谱的同事。

而现在,我要寻找更多靠谱的同事。

我现在做的是两件事,一个是极客公园,另一个是《商业价值》杂志移动客户端,这是同一公司的两个不同的业务。

我尝试用最短的文字来描述它们分别是什么。

继续阅读寻靠谱的同事

带母亲吃寿司

晚上8点的时候,我和我妈说到寿司,她说她没吃过,接着我舅母也说没吃过,于是拉上表姐,一同四人开车到30公里外的县城吃寿司。

母亲看见寿司时很惊讶,竟然生的鱼也能吃?而且还是全部都是生的。

在我强迫之下,她尝了一口三文鱼,很委屈地吞下去,说,“像肥猪肉一样”。

于是我骗她说芥末很香甜,她沾了很多,往口中一放……

最后,她发誓以后不再吃寿司。

后天我就放完假了,又要回到北京。

割礼这种陋习

本文可能含有不适合未成年人阅读的内容,不是跟你开玩笑。

割礼,是一种宗教仪式。通常是指对男孩施行的割礼,方法是把阴茎上的包皮割去。在某些地区亦有对女孩进行的割礼(专业名为:阴蒂切开手术),但各地施行方法并不一样,有只割去阴蒂附近的皮肤,至把阴蒂及小阴唇全部割去都有。(wikipedia的解释

将男性的包皮环切掉我觉得还可以接受,而将女性的阴蒂或阴唇割掉,我觉得这是必须戒除的陋习。

让人失望的是,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某地区依然以大比数通过保持女性割礼这种陋习。

这里有几张示意图,几种不同的女性割礼方式。

继续阅读割礼这种陋习

分页: 1 2 3 4 5 ... 18 19 >>